<dfn id="tgkca"><input id="tgkca"><rt id="tgkca"></rt></input></dfn>
<output id="tgkca"></output>

        <rp id="tgkca"></rp>
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tgkca"></mark>
            2. <code id="tgkca"></code>
              <mark id="tgkca"><ruby id="tgkca"></ruby></mark>
              <code id="tgkca"><delect id="tgkca"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要入黨

              入黨申請書 時間:2017-07-11 我要投稿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要入黨

                大學生入黨的悖論

                昨天開會時,公布了新一批入黨培養對象的名單,素有“反動分子”美譽的我自然不在名單之內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實這次我是有資格的,開會的前一天團支部書記發短信問過我“有沒有入黨的意愿”,但我給出了令她錯愕的答案:“無此意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有個朋友問我:“現在大學生入黨多容易啊!你怎么不把握機會啊?以后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回答說:“恰恰是因為‘容易’,我才選擇拒絕。

                容易做成的事,往往沒有太大的價值。”

              入黨

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大學生入黨到底是為了什么?大學里負責黨務工作的老師都會毫不猶豫先把“砝碼說”搬出來:“以后無論是找工作還是考研,黨員的身份都是一個重要的‘砝碼’,對你的前途至關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這是絕大多數大學生入黨的初衷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么想入黨的人都真心地擁護黨、熱愛黨嗎?上個世紀,也許10個人里能找出一個;到了今天,恐怕100個人里也找不出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入黨的崇高性和光榮感基本上已經被功利主義的心態吞沒了,對于那些“思想上要求進步”的人來說,這只是必走的一道程序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從內心里擁護黨、熱愛黨,在高中時我是政治課代表,到了大學里還經常去旁聽我校一位黨史專家的公共課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我從來不好意思在公共場合說我多么多么熱愛黨,因為聽到這種聲音的人會嘲笑我“虛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剛開始還憤憤不平,后來才發現我確實“虛偽”,準確地說是“被虛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交了《入黨申請書》,就必須定期交“思想匯報”,不交或交的少就沒機會“向黨靠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問題是,一個精神正常的人不可能總有那么多的“思想”需要向黨組織“匯報”,所以上網抄襲范文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很后悔曾欺騙黨組織,但我當時也是迫不得已才采取這種大多數人都采用的“虛偽”行徑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學生入黨雖不難,但是要排隊。

                和輔導員關系好的如年級干部等是第一批,和年級干部關系好的如班干部等是第二批,和班干部關系好的普通群眾是第三批,和其他群眾關系好的群眾就只能是第四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不擅長于搞“關系”,那就不用苦苦等待了,黨的大門不會向你敞開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中國就是這樣,沒有“人和”是辦不成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入黨前的所謂“考察期”,你必須做個“乖孩子”:上課時一定要給老師捧場,雖然老師講得很沒意思;開會時一定要給輔導員捧場,雖然說的都是“假大空”;有活動時一定要給干部捧場,雖然活動沒什么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敢不給面子的只有兩種人:一種是壓根兒不想入黨的,另一種就是已經入了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些“憤青”批評現在的大學生“黨員擴招”是引導當代大學生“圓滑世故、弄虛作假、急功近利、言行不一、見風使舵、拉幫結派、官本位崇拜”,本人覺得這種說法有點過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入黨,偶爾做點違心的事,說點違心的話,也是被逼無奈,沒有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有很多大學生黨員還是很優秀的,不能因為這點事就把人家一棍子打死。

                按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觀點,看問題要分清主流和支流,要看問題的主要方面,主流體現事物的性質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有外國記者問道“為什么中國的腐官員都是共產黨員”時,我們智慧的新聞發言人也經常運用這一原理來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始終堅信:黨本身是正確的,出錯的是黨內的個別人;黨本身是光明的,陰暗的是黨內的某種不良風氣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對看不慣的人和事不能抱怨,要么學會適應環境,要么學會改變環境,否則就會成為杯具。

                看來我很有可能成為第三類:心直口快,放蕩不羈,思維方式“反動”,崇尚人格獨立和精神自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真正喜愛的東西不一定非要占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既然入了黨的人不全是熱愛黨的人,那么真心熱愛黨的人又何必非要入黨呢?保持價值中立,才能對事物作出正確而客觀的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  更為重要的是,不合格的黨員,手持黨證,只會給黨抹黑、拖后腿;符合了黨員的標準,沒有“本本”,同樣能發光發亮乃至對社會和國家作出貢獻。

                敢不入黨的人是怎樣的人?雖然會站到某些黨員的對立面,但不一定是黨本身的敵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和這次入黨的機會說“拜拜”后,我反而感覺自己就像當年白手起家的老一輩黨員一樣,成為了一個敢于逆流而上的“勇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真是一種令人傷感的悖論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推薦
             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